上海速融贷金融服务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互联网金融真是“洪水猛兽”吗

编辑:上海速融贷金融服务公司  时间:2015/04/13  字号:
摘要:互联网金融真是“洪水猛兽”吗

互联网金融真是“洪水猛兽”吗

在以余额宝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蓬勃发展、规模迅速扩大的同时,银行业存款出现下滑,仅今年1月份就流失8000亿元,被视为互联网金融冲击传统金融的经典场景。

“来势汹汹”的互联网金融还有哪些想象空间?还将给传统金融带来多少冲击?它真的是“洪水猛兽”吗?9日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互联网·金融:通往理性繁荣”分论坛上,与会嘉宾就相关问题展开讨论。

互联网金融仍有巨大想象空间

想象一下,你的加油卡里可能隐含着理财产品和交易产品;再想象一下,当数据货币与现实货币有一个兑换率,你拿着你的数据货币去买麦当劳……

提起互联网金融,不少人就会想起去年以来大热的余额宝,打着“低门槛理财”的旗号,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产品被一些人视作互联网金融对传统金融业的“逆袭”。

余额宝似乎只是打了个头阵。在中国投资公司副总经理谢平看来,相比传统金融,互联网金融具有覆盖面广、公平性、可获得性等特点,可以降低交易成本,有效消除海量用户之间的信息不对称,推动解决普惠金融面临的困难。

借助互联网技术,互联网金融拓展了交易的可能性边界,提高了金融资源的配置效率。9日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发布的一份《互联网金融报告2014》指出,以P2P网络贷款、众筹模式为代表的新型资源配置方式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全球性的新兴产业。

春华资本集团主席胡祖六表示,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对中国金融现代化,对转变中小企业和普通老百姓融资难、融资贵、普惠金融不发达的局面提供了契机。

带给传统金融几重冲击

“根本冲击主要是商业逻辑、思维方式。”在永隆银行有限公司董事长马蔚华看来,冲击主要来自三方面,一是新支付方式,第三方支付已连续数年以超100%的速度增长;二是包括P2P、众筹这样的平台型;三是包括融资、中介、财务管理在内的跨界金融。

马蔚华说,在上述三个方面,互联网企业都在介入,“开始是支付,支付沉淀数据后就可用数据做贷款,特别是小微贷款,然后可通过互联网卖产品如‘余额宝’,各种‘宝宝’,全面在切银行的蛋糕”。

相比传统金融,互联网金融具有成本低、流动性高以及跨地域的资源分配等有助俘获客户的多种特性。从事P2P业务的陆金所董事长计葵生引述数据说,互联网金融获得客户的成本仅是银行的五分之一左右,同时提供给投资人的收益可达8.6%。

不仅如此,互联网金融还对现有金融产品本身形成冲击。长江商学院副院长陈龙以信用卡发展举例说,技术的进步,令互联网金融积累的大数据不仅能有效提高风控、定价能力,还能降低金融产品风险水平。

互联网金融并非“洪水猛兽”

互联网金融与传统金融是否非要“你死我活”?能否“共荣共生”?对此,与会嘉宾认为,传统金融机构和信息金融服务机构要调整心态,最终两者会相辅相成、相得益彰,更好地发展中国金融业。

“互联网企业最大的特点是通过快捷方式,让巨大的现金流和信息流合作,提高支付效率,而这对银行是非常大的冲击。”马蔚华说,如果银行失去了客户的联系,不了解客户的需求,可能将无法再推出适应客户需求的产品。

在马蔚华看来,互联网的兴起使金融更普惠化,如果传统银行在这方面不接受挑战的话,可能会失去很多机会。

对于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应持何种态度?马蔚华认为,不要“一刀切”的监管。“就像小孩成长一样,要把不良嗜好去掉,让他健康成长,这需要培养,需要呵护。”

“无论是余额宝还是其他什么,基本上都是一种增量,就是在传统金融机构做得不够好的方面,进行补充、丰富,是把整个金融的蛋糕做得越来越大。”胡祖六说。

北大教授张维迎:

过早制定规则或扼杀互联网金融创新

业界人士就我国互联网金融理性繁荣前景进行了积极展望,但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张维迎9日表示,过度的监管会扼杀创新,尤其是新事物处于初级阶段时。因此,政府过早制定监管规则,可能会扼杀互联网金融的创新。

他说,从市场规律来看,市场有其自身检测的方式,这个应用到互联网很重要。而政府过分监管会扼杀创新,相比之下,用社会的智慧去不断提醒创新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会更好,这样既不会过早扼杀创新,也可以借助社会的监督和提醒避免新事物成长的风险和出现的问题。

“金融期货之父”梅拉梅德:

持续的保护会导致创新缺失服务低效

在此间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对话金融期货之父 :亚洲期货市场的建设与芝加哥经验”午餐会上,芝加哥商品交易所荣誉主席利奥·梅拉梅德表示,持续的保护政策会导致创新的缺失,低效率的服务,都将伤害国家经济发展。

梅拉梅德认为,“如果中国想要达成新的经济模型,就必须要将竞争引入这个经济体。”中国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是“很好的做法”。

“最好的例子是最近由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推行的,将人民币交易波动区间扩大,在两年内开放银行存款利率市场和设立上海自贸区。”梅拉梅德说,“证监会在引入竞争方面也有所动作,比如允许黄金、白银、铜、铝、锌、铅期货的连续交易。开启国债期货,准备设立期权市场,上期所主推的上海能源交易中心为国内原油期货交易提供平台。CME也参与帮助设计原油期货合约。”

梅拉梅德认为,中国期货交易成就“有目共睹”,但却基本上是以一个国内交易为主的市场。“这个市场和全球期货市场的参与者以及国际市场还是有隔阂的。”

梅拉梅德表示,如果中国的期货市场不能“打开国门”完全和国际接轨,那么它对中国经济发展的贡献仍然是有限的。“为达到这一目标,中国必须先‘摸着石头过河’,大胆开始尝试。”梅拉梅德说,“我们在与中国的交易所讨论电子交易平台以及产品互换等事项,更重要的是,我们提出的建议都不会影响证监会或当地政府的监管权威。”

经济学家激辩企业创新:

中国还需要一个能够支持创新的环境

“我预计,大概再过三到五年中国一些行业的发展速度绝对会超过美国跟欧洲!”上海陆家嘴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市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计葵生说,未来几年,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手机等很多行业的新业务模式将来自中国。

博鳌亚洲论坛正在此间举行,在一场关于创新与企业家精神的讨论会上计葵生用四个“非常大”来形容中国的企业家创新精神。“中国企业的创新非常大,动力非常大,结果也非常大,对整个经济发展影响也非常非常大。”

计葵生认为,中国互联网金融的创新能力非常有代表性,通过创新的方法,将创新行业和传统行业结合在一起,再过5年人们会看到很多行业的创新是中国先做出来的。

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共受理发明专利申请82.5万件,同比增长26.3%,延续了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专利申请数每年以两位数以上的高速增长趋势。

也有一些经济学家和企业家认为,尽管中国互联网等行业的创新速度惊人,但是整体来讲中国企业创新能力还远远不够。参加讨论的芝加哥商品交易所荣誉主席利奥·梅拉梅德说,中国人的创新能力不容置疑,但除了资源、资金、技术等投入,中国还需要一个能够支持创新的环境。

梅拉梅德认为,要创造这样一个环境,就需要在创新成功之后有一个回报,这个回报应该是知识产权得到保护,只有这样的规则是清晰的,才能支持企业创新向前走。

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经济学教授张维迎看来,中国企业整体创新能力不足主因是体制因素。“中国需要使得企业家对未来充满信心,创新没法预测,现在很多产业政策老想批准哪一种创新是有前途的,但只有少数人能够想到、但要冒很大风险、最后由市场说了算的,才能叫创新。”

微软公司全球资深副总裁张亚勤持有相同的观点。张亚勤说,政府在企业发展创新过程中的作用是很大的,最大的作用应该是让市场起作用,企业最怕的是政策的不可预测性,因此要营造一个公平、透明、可预测的政策法规环境。

“政府还需要投资基础研究领域,引领5年、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孕育大的发明、创新未来的方向。”张亚勤说。

上一条:政策利好小额信贷迎发展新机遇 下一条:建立全国小额征信体系 降低借贷成本
节目介绍
联系方式
联系人:陈小姐
电话:155-0212-383
邮箱:service@changyu168.com